紫陌红尘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392|回复: 0

[未知] 核废料该怎么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31 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地下储存库掩埋放射性废料曾被认为是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案。但美国近来对这种处理方式提出了质疑。一时间,众说纷纭,令人无从决断。
编译:萧舟
  人们以为已经就此达成一致:为了摆脱核工业产生的危险废料,最好的方式是将其掩埋在地下约500米处的矿道里,至于地质构成是黏土、盐岩还是花岗岩倒无所谓。长期以来,大家对这一解决方案没有异议。然而2010年,完美的和谐演变成令人难以置信的各说各话。请看,正当法国、瑞典、芬兰的地下储存库即将上马时,从上世纪50年代起率先研究该问题的美国决定重起炉灶,德国对这一方法提出全面质疑,英国、西班牙、俄罗斯没了头绪,意大利、荷兰等欧洲14国的共同项目则期待那些核能大国能为其提供范例……造成这一乱象的是一个简短但令人目瞪口呆的问题:怎样保存30万吨放射性废料,使其在未来100万年内远离生物圈?最为关键的是不能接触水,因为水是放射性物质向环境扩散的完美载体。
  半个多世纪以来,全世界都知道核电站有一个严重的缺陷:它吐出的放射性燃料棒将对未来几千代人构成致命威胁……自那时起,所有相关国家便组织其最杰出的人才寻找能真正隔离这种“高放射性长寿命核废料”的方法。虽然人们很快便选择了地下储存库方案,但也曾出现过其他意见,如深处钻孔储存,或在海底、在可升级仓库、在南极冰层、甚至在太空储存……这些千奇百怪的方案不仅体现了这一任务的科学难度,也反映出相关地区地民众与政治人物的抵触心态。不过,迄今没有任何方案得到落实,全球的核废料不是浸在冷却池里——放射性减弱会产生大量热量,就是堆在通风良好的临时仓库里……
两声惊雷
  当然,理想化的境界是使其更加无害。确实存在一种名为“嬗变”的方法,能够去除核废料中的一些放射性成分,从而降低其毒性。只是这一技术还远远不能达标,最乐观的看法是,它也许能在本世纪40年代投入应用。这对于困境重重的核产业来说实在太晚了。要恢复原子能的良好形象,这些有害废料是个实实在在的障碍。反核人士的标语说得不错,让飞机起飞前总得先建好降落的跑道吧……
  2010年,法国、瑞典、芬兰的相关机构表示,它们的地下储存库方案离胜利不远了。法国国家放射性废物管理局(ANDRA)确认,在默兹省和上马恩省之间,一片占地30平方公里的泥岩区域符合所有地质标准:不渗水、同质、地震少发……2010年初,生态能源部批准了这一选择。ANDRA只需在2013年的全国性公共辩论之前准备好有力的论据,因为这是向政府申请批准建设储存库的先决条件。差不多在同一时候,瑞典的有关部门向政府提出了在东哈马尔的花岗岩体中建设储存库的申请,芬兰则预计从2020年起启用地下废料库。
  这些消息可能会让人以为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但此后的两声惊雷却动摇了人们的信心:美国和德国也曾坚信找到了适当的储存方法和地点,如今却被迫重新从零(或几乎从零)开始……2010年1月15日,德国政府决定撤离从1967年起储存在阿瑟废盐矿中的126000桶(中等)放射性废料。原因很简单:此地不断发现受放射性污染的水渗漏……当然,旧矿道最初并非为了储存此类废料而设计,但是,德国克劳斯塔尔大学的专家克劳斯-尤尔根·罗林(Klaus-Jürgen Roehlig)认为:“该事件搅乱了公众的思维,以后能否接受盐矿作为存储地也成了问题!”如此一来,曾经非盐岩莫许的德国工程师们不得不重新修订他们的方案,考虑其他种类的岩石……反省是深刻的。
  更惊人的是,2010年3月3日,美国能源部取消了位于内华达州尤卡山深处该国未来唯一储存库的许可证,23年的研究和约100亿美元经费付之东流。原因是,这一项目如此不得民心,以至于内华达州参议员哈里·瑞德(Harry Reid)在竞选时承诺将其关闭,而他是奥巴马竞选总统时的关键支持者。承诺兑现了!随后,奥巴马政府紧急成立了第N个专家委员会,请他们畅所欲言,提出新观点。
  这两起事件与英国和西班牙的优柔寡断交相辉映,后者甚至完全没有研究计划。更不用提俄罗斯了,这个过去以野蛮处理放射性物质而著称的国家,直到今天还没有确定路线。观望中的国家名单还很长。应该说,将永恒作为目标是个令人生畏的技术挑战!不管发生得多么缓慢,任何现象都必须纳入考量:从材料侵蚀到土壤改变,甚至包括未来冰川化带来的冲击。此外,地点的选择并不仅仅取决于地质学,政治也涉及其中。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核工程师迈克尔·德里斯科尔(Michael Driscoll)指出:“美国的一项宪法修正案禁止研究花岗岩,以将某些州彻底排除在考虑范围之外。”因为确实没人想要这些垃圾!
  在法国,妥协是必须的。正如创新社会学中心的雅尼克·巴特(Yannick Barthe)所介绍的:“不可逆式储存的思路遇到的阻力很大,于是一些议员提出了可逆式储存的折中方案。”这种方式能够淡化决定的绝对性,人们可以在出现问题或未来技术进步的情况下回收储存物。法国公众对此表示接受——根据2005年法国生活条件观察研究中心主持的民意调查, 69%的人赞同。可逆性甚至成为一项必备条件,被写入2006年有关核废料处理的法案。但在其他国家,这一点并未得到共识,反而更加使人无所适从:究竟应该可逆还是不可逆?犹豫不决、重新检视成为一时的主基调。在这一背景下,连在地底储存库储存的概念本身都有点自身难保。这可是该项绝对标准从未遭遇过的局面。一如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核废料储存专家弗格斯·吉布(Fergus Gibb)所言,需知,一直以来,“核废料处理机构在这种解决方案上投入了时间、力量和金钱,而将其他选择排除在外”。


选自:《新发现》 2011年07月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紫陌红尘 ( 浙ICP备14025083号 )

GMT+8, 2019-11-19 06:11 , Processed in 0.036508 second(s), 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